劉如黛rd

这个世界有什么是我们能追得上的。

那天我说想死,是真的啊。
为什么没有人,认真听呢。
为什么没有人,愿意听呢。
我知道,大家都有自己的事,不是每个人都很闲,都有时间认认真真听你说话。
可是,久而久之,我懂了。
我自己的刀片还是得自己咽下。

你知道吗,我经常一个人在宿舍,一个人在做事情,一个人一个人
大家好像都很忙的样子,常常很久不回你工作的消息
你又累又烦,又不能着急
等着等着
你问我排压的方式是什么,
我怎么知道
没有人陪你,没有人听你唠叨,没有人帮你,安慰你,哄你
我有的唯一解压的方法,
就是一个人哭
哭一会儿,好像就好了
哭着哭着,就笑了
可笑
笑自己。

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抑郁症,如果有,大概只是很轻很轻的症状

我还不及有轻生的念头

没有什么人听我说话,没有什么人陪我聊天

大家总是忽略掉我,我一来了,大家就走了,我的声音被淹没,悄悄离开也不会被发现。我不知道,大概是大家的原因,还是我的原因。

我很努力在克制情绪,平静对自己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,我现在不知道了。

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做梦,每天入睡前,最期待的是,今天又会梦见什么。每次都有一个人,认真而执着的守在身边,这种感觉,默契有安全感。梦里,感到温暖无比,不论是什么样的情景,那个人在身边,令我充满安全感,有点不真实的怀抱却充实可靠,想永远停留在梦里。希望今天,也可以做一个好梦。

七点,城市渐渐变得灰暗,翻看完一本书之后满足放回书架,两侧的头发正好飘过鼻尖,出奇的很好闻。

爱情这个话题出现在我生命里也有了那么一段路程。
至少我这么认为,它扭曲着生长,长成了无法开花结果的境地。
我没办法好好再去喜欢一个人了,没办法把那种喜欢慢慢变成爱,变成完完整整的我的爱。
会不会有一个人出现在我生命里,成为我的救赎,都不得而知,而我所能想像的尽头,只是不可能。
去掉虚妄无谓的话,具体到每一件事,都想一个无底洞一样告诉我,什么也不可能填满它。
只能做的是,继续怀着希望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。

我的生活,一张桌子,一个板凳,一台电脑,一本手账,莲蓬,黄瓜,茶,和一首歌。

拉上窗帘,光也不是那么刺眼,风扇吹的风细微又温柔,一边吃吃喝喝一边修改稿子,整理资料,翠绿碎花的衣裤,闷闷的空气。今天早起了,很开心。

第一次完整的完成一张板绘呼~

哇嗷哇嗷,崇拜自己~

加油~